读零零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华夏一家最新章节简介 > 章节目录 第四九三章 香烟的味道

华夏一家-第四九三章 香烟的味道


    安宁说他真是无趣,缩进他怀里叫别动,要再睡一会儿。

    麻麻得,天都亮了还睡啥睡?

    他搂着女人假寐。

    安宁说他在罗城倒是清闲了,她在成都可是忙的不亦乐乎。

    这段时间只是接见西方诸国使臣就没歇过气。

    赵晓兵呵呵,呵呵,一笑一个啵的回应她,这丫头找到当家人的感觉了。

    安宁问他,建林都成家了,要不要将孩子派去西域路任职,与娜仁姐姐团聚?

    赵晓兵说绝对不行。

    建林和建仙是他们的儿女不假,但是法理上还是娜仁高娃主动送到朝廷来的人质呢,必须得说话算数咯。

    不然,央央华夏,咱如何以理服人。

    等祥云他们回来,他打算征求一下孩子们的意见,将祥云和建林都派去东边的九州路,替他们过世的彩霞妈妈看住那帮不安分的捣蛋鬼,彻彻底底的给他制服了。

    安宁说他好狠心呐,自己的孩子呢,要派去那么远的九州路做事?他说正因为是自己的孩子,才更要严格要求。

    自己的孩子就是要去最艰苦的地方磨炼人生。

    他给安宁建议,回去筹备开个全国的科技大会,好好的表彰一下在科学技术方面为国家做出贡献的衙门和个人。

    他觉得这个年代对科学技术的重视还远远不够,还需要狠狠的猛推一把。让朝廷遴选国家级的科技人才代表,召开国家的科技大会,大张旗鼓的表彰先进。

    以此鼓励,引导各级衙门、各部门关心支持科技人员,支持科学技术事务。

    赵晓兵说国家太需要人才咯,一个收发报机的研究,从易山师傅算起就搞了十多年呐。

    中间因为漏电还牺牲了研究人员。

    没有他们默默无闻的无私奉献就没有朝廷强大的今天,还要依靠他们造出更多更先进的机器推动进步呢。

    安宁一边听着一边用小屁股撞他,算是答应了。

    两人说着说着出去沐浴更衣。

    早餐时,小丫头逗安宁说姐姐愈发水灵咯呢,安宁举起筷子作势要打她,指着外面的电话机岔开了话题。

    他给安宁认真讲解电话机的使用功能,说别看只是个小东西,作用大着呢。

    她问赵晓兵了,既然电话机如此好使,可在成都的办公室安装不?

    有事一个电话就说清楚了,可以省下好多时间呢。

    他两手一摊,说那是当然啦,不过是刚做出来,才开始实验呢。

    早饭后,他和小丫头将安宁送上专列,女人赖在他身上不走了,说只有一组专列呢,她带走后夫君就不方便了。

    干脆再耍两天等成都的专列来了再走。

    赵晓兵说她上午回去,下午列车就挂起回来了,他今天又不出去,不用的。

    安宁还是在身边腻歪,说罗城有了电灯,电话呢,比成都还安逸,她真的不想回去了。

    小丫头笑话她在卖萌了。

    赵晓兵将安宁按到椅子上坐好,说要做正事呢,我的安宁主任。

    说罢,他拉着小丫头下了火车,守着专列缓缓启动,向着远方奔跑起来。

    回去的路上,小丫头将脑袋搭在他肩上假寐,赵晓兵看着小女子一脸嘚瑟的模样说刚才还在说人家卖萌呢,某人还不是一样的。

    &     小丫头叫他别动,她要好好感受感受。

    赵晓兵说都到家啦,还感受啥?

    他要去研究院咯,一边说一边将女人赶下了马车。

    小丫头将罗城的股份进行了全面清理,只留下了铁厂和酒厂各百分之五的股份,其余的全部移交给镇里。

    而王员外接到他们股份之后在罗城小报上进行了公示,公开进行拍卖,还只卖给普通百姓。

    这些股票已经在原始股价的基础上筋斗云似的翻倍,罗城镇公所收齐拍卖金后按照原始股价向赵、欧两家支付了收购金,全是崭新的华夏币。

    老爷子说毕竟是他们当年勇真金白银打下的基础。应该有个念想。赵晓兵陪着小丫头和欧员外一起接受了镇衙门为他们举行的股份收购仪式。

    白英豪来找他,正好赵晓兵回家来的早,两人去桂花树下吃酒。已是暮春时节,柑子树上盛开着白花花的杆子花,那香味让赵晓兵闻着特别舒爽。

    英豪很开森,成雅铁路已经开通,客运,货运量都在快速增加,当真如他所说的火车汽笛一响,黄金万两了。

    股东们预估了一下,赚钱肯定少不了。

    看着茂盛的桂花树,白英豪有些感触的想起当年在老屋吃酒的情形来了,也是在桂花树下,也是子文嫂子帮着做菜,添酒呐。

    世事变化太快了。

    赵晓兵乐呵呵的说变化会越来越快呢。

    但是再快,我们还是还是好兄弟。

    英豪将一个精致木盒拿过来打开,里面是一个个类似于烟盒的小盒子。

    赵晓兵取一盒出来,拆开一看,竟是他盼望已久的卷烟。

    赵晓兵脸上好一阵惊喜。

    白英豪说试制了无数,终于成功。他都尝鲜了,感觉很爽呢。

    呵呵,为了制烟,他还请研究院专门设计了打烟丝,卷烟的机器呢。

    他叫赵晓兵尝尝,上好烟丝制成的。

    赵晓兵乐呵呵的取出一支来点上,抽两口之后找到了感觉,再猛抽一口熟练地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仰面闭上眼睛陶醉了。

    子文回来正好看见,说他像个啥了?

    简直就是入了迷,跟见了鬼似的。

    有那么神奇吗?

    赵晓兵笑笑,叫她来试试,女人撇嘴,不理他。

    他说吸烟有害健康,少儿不宜的东西终于做出来了。

    子文皱着眉头说既然是有害健康的东西?

    那还做出来害人呢?

    赵晓兵摇摇头,又点点头,继续抽烟。

    他给白英豪说成都的芙蓉花很多,叫蓉城,这烟就叫芙蓉牌香烟吧。

    要印上吸烟有害健康,少儿不许这些字样。

    这是成年人的玩意儿。

    白英豪说他还没有想过要卖,不过这东西抽了过后的确舒坦,他请的两个水手在那里守着种植,制烟,抽的腾云驾雾,云里雾里的说安逸得很呐。

    赵晓兵笑笑不语,那两个绝对是老烟鬼了。

    不过,他晓得这东西一旦横空出世,肯定是男人的最爱,必定会像魔一样风靡世界。

    送走白英豪,赵晓兵和子文又回到了从前的生活,冬日暖阳之下,他翘起脚在桂花树下假寐,子文在边上替他沏茶,读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