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扫把星最新章节简介 > 第991章 ?斩杀敌将

大唐扫把星-第991章 ?斩杀敌将


    双方的距离太近了。

    “放箭!”

    一波弩箭后,敌军仿佛不受影响般的冲了上来。

    “上去了!”

    贾平安就在阵中,轻蔑的道:“让他们领略一番什么叫做虐杀!”

    李敬业就在陌刀阵的中间。

    他高举陌刀。

    “举刀!”

    一排排陌刀高举。

    “杀!”

    刀光闪过。

    大部半林只看到了残肢断臂在飞舞,随即就是鲜血弥漫了视线。

    “这是什么?”

    “陌刀!”

    唐军身材高大,所以挥刀必须向下。

    也就是从倭人的肩头部位斩杀进去。

    李敬业当面的倭人被一刀从肩头斩杀下来,半截身体滑落,那断茬竟然是斜着的。

    ……

    三万敌军已经绕到了大营侧面。

    “杀!”

    两千唐军正严阵以待。

    王方翼拎着一把陌刀,沉声道:“稳住……”

    “放箭!”

    奔袭而来的倭军倒下一片,但显然这点杀伤不够。

    “长枪手!”

    “杀!”

    众人轰然大喊,同时出枪。

    “杀!”

    第二排再度刺杀。

    “杀!”

    敌军的冲击就像是巨浪拍击,但王方翼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

    敌军的营寨中。

    “唐军来了!”

    裴行俭带着麾下赶到。

    “放箭!”

    唐军的弓箭射程完全碾压了敌军的箭矢,堪称是单方面吊打。

    “火药送上去!”

    一直没用上的大杀器出现了。

    箭雨掩护下,数十军士带着火药包冲了上去。

    火药包堆积在一起,点燃……

    “轰轰轰!”

    仓促弄出来的土墙挡不住火药的威力,硝烟散去,一段土墙被炸塌了。

    裴行俭举刀高呼,“杀进去!”

    ……

    与此同时,贾平安麾下的阵营中,数百军士正在甩着火药包。

    小时候天冷……那时还没什么温室效应,冬天冷成狗。

    那时候教室里可没有什么空调暖气,家长们就弄了烘笼给孩子们带去。

    所谓烘笼就是竹编的一个筐子,里面放一个大陶碗,就在大碗里生炭火。

    早上在家引燃炭火,但很小,随即一路上就能看到一个场景:许多学生拎着烘笼在甩圈,边走边甩,不时有炭火炸出一串火星。

    单臂大回环,烘笼跟着大回环……

    随后扔出去!

    “什么东西?”

    大部半林问道。

    那些嗤嗤嗤冒着硝烟的火药包落下。

    “轰轰轰轰轰……”

    爆炸声密集传来。

    “是唐军的火器!”

    无数铁屑从爆炸点向四面迸射出去。

    鲜血从身体各处喷射出来。

    惨叫声密集的像是地狱在弄一个大型趴体。

    大部半林的面色惨白,喊道:“他是故意的!他是故意的!”

    唐军有火器这个大杀器为何不用?

    为何不主动进攻?

    贾平安在想什么?

    土师宰信面色剧变,“辎重那边……不怕,断了粮草唐军依旧会崩溃,坚守!”

    “稳住!”

    大部半林喊道:“叫他们稳住。”

    “我们需要重赏!”

    关键时刻土师宰信展示了自己的价值。

    “战后军功再翻倍。”

    那些倭人大多如同野人一般,家中穷的一批,就指望着此战能积累军功获得封赏。

    闻声他们就欢呼了起来。

    “挡住了!”

    看到那些爆炸制造的空白迅速被填补,大部半林松了一口气。

    “敌军很坚韧。”

    敌我双方几乎是十倍的差距,这让刘仁轨也面色微变。

    “大总管,敌军三万正在猛攻我军大营!”

    刘仁轨猛地回头,脖子差点被折断。

    “我知晓。”

    从敌军主力的数量来看,贾平安就已经算到了大部半林的心思。

    “他先是令人去截断粮道,随后令人绕道突袭我军大营。粮道断了,大营被烧,我们就成了丧家之犬,没有粮食,没有饮水,随即崩溃。”

    刘仁轨忍不住说道:“现在也差不多。”

    老刘你狗了!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我相信王方翼!”

    不动如山王方翼!

    “补上去!”

    王方翼冷冰冰的吩咐道。

    随即一队军士冲上去,挡住了敌军的突破。

    “总管,敌军太多了。”

    王方翼冷冷的道:“在我死之前,这等屁话就不用再说了。”

    ……

    “裴行俭在攻打敌军大营。”

    贾平安颔首,“我相信他!”

    前方血流成河!

    贾平安低头看了一眼,发现一条血流从前方蜿蜒而来。

    “大总管你在等什么?”

    “我在等敌军的士气消散。”

    贾平安就像是在看戏般的自在,“倭人凶残,但我想让他们知晓,当遇到了大唐军队时,他们的凶残就是个笑话。”

    刘仁轨此生就指挥过白江口大战,剩下的时日里就坐镇平壤城,指挥麾下镇压各处的造反。

    他从未经历过这等复杂的局面。

    以至于浑身颤栗。

    “差不多了。”

    贾平安抬起手腕,然后莞尔放下。

    没手表啊!

    “裴行俭!”

    贾平安的目光穿过战场上空,投向了敌军大营。他伸出三根手指头,屈下食指。

    “起火了!”

    敌军大营中突然冒出了火头。

    刘仁轨欢喜的道:“裴行俭不负众望!”

    “王方翼!”

    贾平安并未露出惊喜之色,他屈下中指。

    “程务挺!”

    他屈下无名指。

    ……

    王方翼眼皮子都不眨一下的看着前方的厮杀。

    敌军三万,他两千。

    “我们能守住!”

    他就像是一尊铁塔顿在那里,无可催动。

    “杀进去!”

    倭将在咆哮,敌军一波波的冲击上来。

    崔建带着一群文官就在侧面,按照王方翼的交代,他们只能观战,不得参战。

    “右侧被突破了。”

    一个文官喊道。

    右侧冲杀进来十余倭人,这里兵力薄弱,两个唐军顶了上去。

    一个唐军砍杀三人,随即被乱刀砍死。

    临死前他兀自扑倒了一个倭人,用牙齿咬着他的咽喉。

    倭人疯狂捶打着他的脊背,可唐军就是不松口,直至身体不再颤栗。

    崔建吸吸鼻子,觉得泪水在眼中蓄积。

    我忍不住了!

    他握紧了刀柄。

    剩下一个唐军扑了上去,他挡在那里,就像是一道堤坝……

    他不知中了多少刀枪,整个人都成了血人,却屹立不倒。

    崔建抬头,恍惚间想起了阿娘。

    ——三郎,没有人能靠得住,你要学会保护自己。

    他一直都是这般做的。

    可今日的一切彻底颠覆了他的想法。

    将士们舍生忘死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

    我知道!

    崔建拔出横刀,大喊道:“杀啊!”

    他跑的很快,就如同小时候被族里的兄弟追打时那样。

    王方翼侧身看到了这一幕,“疯子!”

    一队军士正在赶往那个地方,崔建的出击多余了!

    “回来!”

    有人在奋力呼喊。

    可崔建却一去不回头。

    “啊……”

    他举起横刀奋力砍去。

    当前的倭人被这一刀从额头剁到了鼻子那里,坚硬的头骨随即卡住了横刀。

    “啊!”

    崔建奋力拔着,没死透的倭人浑身颤抖着往他这边倒。

    一个倭人长枪一捅,崔建下意识的把倭人挡在前方。

    噗!

    长枪从倭人的背后穿透了小腹,就顶在崔建的下身那里。

    崔建一身冷汗,赶紧松手,那个倭人就被带了过来。

    一拳!

    倭人蹦起来就是一拳。

    崔建被打的鼻子喷血,一手捂着鼻子,一手阻挡。

    他被扑倒在地上。

    倭人伸手去掐他的脖颈。

    崔建猛地抬头撞去,倭人被撞的翻白眼,崔建趁机摸出了短刀,猛地捅去。

    “耶耶弄死你!弄死你!”

    噗噗噗!

    不知捅了多少刀,变成血人的崔建抬头一看,一个倭人拎着长枪站在前方,正准备捅刺。

    我命休矣!

    咻!

    就在崔建等死的时候,倭人前刺的动作一僵,接着就扑倒在他的身前。

    他的额头上顶着一根箭矢。

    崔建避开,回头看了一眼。

    王方翼正好收弓。

    那队军士赶到了,长枪密集的捅刺,把剩下的敌军赶了出去。

    副将冯翰沉声道:“我军只能坚守,不足以击败敌军。只能等大总管那边定下大局后才能见分晓,被动!”

    王方翼冷静的道:“大总管自然有谋划,别忘了程务挺!”

    冯翰遐思了一番程务挺来夹攻敌军的美好前景,“总管,晚些若是反击,我带队?”

    “嗯!”

    王方翼嗯了一声。

    冯翰心中美滋滋的,想着此次立功如何如何……

    “杀!”

    喊杀声从敌军的身后传来。

    一面大旗被举得高高的。

    “让王方翼看到耶耶的大旗,告诉他,耶耶来救他了!”

    程务挺的大嗓门回荡着。

    “是程总管!”

    冯翰狂喜,“程总管来了。”

    呛啷!

    王方翼拔出横刀。

    “总管你要作甚?”

    冯翰正准备冲杀。

    “你留着。”

    王方翼冲了上去。

    “总管,说好的我去呢?”

    王方翼不搭理。

    “你嗯过了。”冯翰绝望的喊道。

    奔跑中的王方翼说道:“我鼻子不舒服。”

    你特娘的!

    “等等我!”

    冯翰举着马槊跟着跑。

    “杀啊!”

    乱了!

    腹背受敌的敌军顷刻间就崩了!

    前方的贾平安正好屈下无名指!

    他拔出横刀。

    “全军进攻!”

    大旗猛地摇动,前方有人声嘶力竭的喊道:“大总管有令,全军进攻!”

    李敬业猛地一挣,甲衣的系带嘣的一声崩断。

    身上的袍子已经被鲜血湿透了,风一吹,李敬业只觉得浑身热血奔涌,举刀高喊,“万胜!”

    “万胜!”

    欢呼声中,陌刀手们齐齐上前一步。

    “进!”

    刀光闪过!

    大部半林面色沉凝。

    土师宰信沉声道:“敌军攻入大营,并纵火。”

    “贾平安派出了五千人,用火器炸开了土墙,随即冲杀进去,我军万人……不能敌。”

    “我知晓了。”

    大部半林面色依旧如故。

    “唐军大营那边……那边……”

    大车上架着一根长木,一个瘦小的军士爬了上去,此刻他惊呼道:“敌军援军来了,我军溃败!”

    大部半林的脸颊在颤抖。

    继而浑身颤栗。

    稳健的土师宰信的声音宛如悲鸣,“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们劫粮道的精锐定然被唐军击败,贾平安早就料到了这一手。可为何会浓烟滚滚……”

    大部半林的声音就像是人偶般的木然,“唯有看到浓烟滚滚我才会出击,否则我将固守营寨,用人命来和贾平安周旋。”

    土师宰信痛苦的闭上眼睛,“他令人伏击了咱们去劫粮道的精锐,令五千人在左侧迂回,我们当时还以为那只是诱饵,可压根就没想到,那是贾平安夺取营寨的手段,五千人竟然那么快救就击败了大营的万余人……”

    “要败了!”

    一个将领面无人色。

    “随后那支人马回援,夹击之下,我们那三万人马溃败……最后就是决战,这一切都在他的谋算之内。”

    土师宰信面色苍白,“我们轻视了他!”

    “那个魔王!”

    前方的倭军在节节后退,随即被后续的同袍挡住了。

    “怎么办?”

    有人无助的问道。

    数万规模的大战谁也没经历过,如何应对?

    大部半林冷静的道:“不能溃逃,否则唐军将会把我们屠杀殆尽,告诉他们……挡住!”

    他没有任何手段!

    不,还剩下一个手段。

    “唐军的骑兵!”

    大部半林眼神凌厉,恍如一头苍鹰盯住了猎物,“贾平安要亲自冲阵了!”

    百余骑集结。

    贾平安就在最前方。

    阿宝不耐烦的刨着地面。

    贾平安轻轻踢了一下阿宝。

    阿宝瞬间就开始撒欢。

    贾平安带着骑兵绕到了侧翼。

    “他这是要给我军最后一击!”

    侧翼一击一直是唐军的保留节目,不管是程知节还是苏定方都擅长这一招。

    老帅们老了,但贾平安又接过了大旗,再度来到了击溃敌军的那一刻。

    他高高举起横刀,违背马术挺直了腰背。

    “他在向我发出挑衅!”

    大部半林拔出长刀。

    “最后的时刻了。”

    土师宰信平静的道:“击败他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我去了。”

    大部半林策马出击。

    “我曾是无敌的猛将!”

    他留下了这句话。

    土师宰信用目光追随着他的背影,喃喃的道:“他当年曾一人一刀冲进了逆贼的府中,为还是太子的陛下除去了大敌……那一夜里面的惨叫声就没断过,黎明时他走出府门,浑身浴血,宛如魔神。贾平安的挑衅更像是以卵击石……”

    一群将领兴奋的看着冲上去的大部半林。

    “杀了他!”

    有人在嚎叫。

    “杀了他!”

    更多的人在嚎叫,让人恍如身处兽群之中。

    贾平安在等待着。

    “贾郡公,我去!”

    包东自告奋勇。

    雷洪也奋力挤上来,“我去!”

    贾平安摇头,“他是我的。”

    他策马冲了上去。

    大部半林的马在加速。

    风吹过他的脸庞,让他回想到了那一夜。

    那一夜他一直在厮杀,侍卫们被他杀怕了,躲在了府中的各处。他斩杀了逆贼全家,随即把那些侍卫搜出来,一一斩杀。

    那一夜他热血沸腾。

    此刻依旧是如此。

    久违了的感觉再度回归。

    他忘却了生死和胜负,眼中只有那个人。

    他策马冲出了阵列,旋即向右边而去。

    阿宝无需贾平安的指示,轻松的往左边转去。

    两骑在不断接近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们的身上。

    侧面突然冲出来一骑,是倭人中少有的高大身材。

    “无耻!”

    刘仁轨须发贲张,“倭人竟然无耻如斯,冲杀上去。”

    他非常不理解贾平安要和敌将决一死战的行径,一拥而上弄死他们不香吗?

    徐小鱼低声道:“郎君一直想杀人。”

    “那就去冲杀。”

    刘仁轨很不满。

    徐小鱼也很不满,“郎君想杀个厉害的。”

    他们永远都不会知晓贾平安此刻在想着什么。

    两骑快速汇合,高大倭人向着贾平安冲杀上去,大部半林紧随其后。

    “干得漂亮!”

    土师宰信赞道:“这便是兵不厌诈!”

    双方不断接近。

    高大倭人举刀劈砍。

    这一刀来势汹汹,堪称是气势雄浑。

    李敬业忙着杀人中抬头看了一眼。

    “他不知晓兄长的力气已经很大了吗?”

    贾平安举刀。

    铛!

    倭人中难得的高大勇士只觉得手腕酸痛,手臂发麻,不禁松手,长刀飞起。

    土师宰信呆若木鸡!

    那是他们军中的第一勇士啊!

    一把长刀之下寻不到对手,经常用长刀震飞对手的兵器,随后一刀败敌。

    贾平安从不以勇力而闻名……

    “他从不需要用勇力来证明自己。”

    瞬间土师宰信的心中生出了这个明悟。

    接着他的眸子一缩。

    贾平安伸手把高大倭人擒了过来,就在疾驰的马背上奋力举起了此人,冲着刚修正方向的大部半林砸去。

    我的神!

    那些倭人不禁呆滞的张开嘴。

    “这是魔王!”

    “这是魔王才有的神力!”

    大部半林觉得骨髓都凉了。

    在倭国获取的消息中,贾平安就是一个智将。此人满脑子都是阴险毒辣的主意,但武力值却只是普通。

    可军中的第一勇士竟然被贾平安一刀震飞了长刀,接着生擒活捉,顺手砸了过来……

    这是智将?

    这是智勇双全!

    大部半林对自己的武力值有信心,可却没有信心击败那个勇士。

    所以他只有奔逃的命。

    “救我!”

    他回头看了一眼,见贾平安驱马越来越快,巨大的恐惧下,不禁放声呼救。

    他冲向了大阵。

    快了!

    只需两息他就能进入大阵之中。

    大阵也恰到好处的裂开一条通道。

    等我回去,我将……

    他听到了惊呼声。

    于是回头看了一眼。

    贾平安正在马背上张弓搭箭,那长弓让人咂舌……需要多大的力量才能拉开这张弓?

    张弓搭箭。

    手松开!

    “呯!”

    箭矢划破长空……

    贾平安策马掉头!

    身后,刚冲到大阵边缘的大部半林咽喉上插着箭矢,一手捂着箭杆,一手指着贾平安……

    战马带着他冲进了通道中。

    倭军的统帅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咽喉带着毙命的一箭冲了进去。

    噗通!

    大部半林落马。

    倭军呆滞。

    贾平安策马冲到了百余骑之前,掉头勒马。

    阿宝人立而起,纵声长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