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零零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最新章节简介 > 第八百零二章 最终的忍界(大结局)

宇智波的火影世界(这个宇智波过于谨慎)-第八百零二章 最终的忍界(大结局)


    无尽回转的空间内,宇智波启和大筒木一式的战斗已经彻底的白热化了。

    两人丝毫没有任何留手的余地,这无尽轮转的空间早就被他们打成了深渊,哪怕因为时间的特殊性,让这片区域处于静止、倒流的状态。

    但是在如何的静止和倒流,也没有办法阻止他们力量的冲击。

    世界已经呈现崩塌的趋势,完全可以想象在继续这样下去,世界崩塌绝对是必然的事情。

    而在这里面崩塌,汇聚在这里面的力量,也会顷刻间倾泻到忍界之中,那样造成的破坏简直无法想象!

    宇智波启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他知道这恐怕也不是他能阻止的。

    战斗打到了这一步,根本就不是你想停就停下来的,他们能做的也只有不断的战斗下去,直到对方彻底被解决!

    “这个大筒木一式,还真是可怕。”

    宇智波启脸色有些难看,彻底爆发出自己全力的一式,可以说完全难想象。

    这个家伙的体术强度极其高超,和他拼体术与和桃式拼体术,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

    完全可以说,就算桃式吞噬了金式,并且完全适应了自己当前的力量,在体术这一块也绝对不会是一式的对手,没有任何的侥幸!

    至于在术方面的使用,这个家伙也是难缠到了极致。

    哪怕他对术没有一个特别的概念,毕竟到达他们这个地步,任何的术只要他想都可以施展出来。

    外加上这个家伙可以随时放大和缩小自己的身体以及他的道具,这就逼迫宇智波启不得不随时控制好自己双眼的焦距,避免被这个家伙给抓到破绽。

    “而且,在这个无尽流转的时空内,这个家伙根本就不会因为时间流逝的问题,而导致自己死亡。”

    宇智波启幽幽叹了口气,他到不觉得自己使用时间领域有什么问题,因为他早就预料到,他们的战斗波及范围恐怕难以想象。

    因此在时间领域中,绝对可以避免这样的破坏扩大。

    多年前和一式的战斗让他自己,哪怕是他们溢散的力量就让上千的岩忍灰飞烟灭。

    而这一次所有的忍者联军都跑到了这里,假如一个不小心把他们全灭了,宇智波启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复活他们。

    复活的基础可是需要有尸体,哪怕只是尸块也可以做到。

    然而他们上一次战斗留下来的结果,则是那群岩隐忍者直接变成了齑粉,完全没有复活过来的可能性可言了!

    “不过,真要到了那一步,我也没有办法了。”

    宇智波启心理默默思索到,他不愿意让这一场战斗扩散,但是一旦到了他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地步,那么他也绝对不会有什么于心不忍这样的考虑!

    然而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大筒木一式忽然身体向前,他手中的黑棍带着恐怖的力量顷刻间轰了过来。

    宇智波启见状,没有丝毫犹豫的提起了手中的忍刀,他的忍刀完全就是自己锡杖变化而来的。

    而这把武器也是最适合,最让宇智波启感觉到舒心的武器。

    忍刀带着极致的阴阳遁,配合着他本身就强大到无法理解的力量狠狠的对上了一式的黑棍。

    就宛若流星碰撞一般,一个黑点在时间领域中形成,这个黑点在这一刻快速的扩张,它似乎要将一切都给吞噬掉一般。

    那原本因为时间流速关系,崩溃的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了运转,既不向前加速崩溃,也没有向后去恢复一切。

    “轰!”

    骤然的爆炸声响彻领域,紧接着这个世界的一切开始崩塌,甚至整个领域都出现了破碎的痕迹!

    他们两人战斗所积压的力量,这个领域再也没有办法承受了。

    领域开始不断的破碎,就像玻璃被敲碎了一般,那积累了不知道多久的力量开始宣泄开来,顷刻间这些力量疯狂的朝着忍界溢散!

    哪怕只是刚刚开始,但是在暴乱查克拉的影响之下,整个忍界已处处可见天灾。

    木叶村中,深远的地震之下,因为缺乏了忍者保护,无数房屋早已坍塌。

    除了木叶村中,其余四个村子内也发生着相同的一幕,这突如其来的天灾人们根本没有意识到,也根本没有太多的准备!

    好在这个距离相对要远一些,好在各个村子都有平民的保护措施,这才没有酿成难以想象的悲剧!

    然而前线的忍者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这突然起来的查克拉溢散,迎面扑来,不少倒霉的家伙在这一刻就直接化作了齑粉。

    他们甚至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直接被淹没在了这狂暴查克拉的汪洋之中!

    “这....这是怎么回事?”

    “神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

    带着恐怖毁灭性质的查克拉溢散而出,忍界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力量轰炸,只是瞬间,整个世界就仿佛来到了末日。

    大地快速崩塌,岩浆直接拔地而起,喷射到四周。

    远方的海洋忽然发出长啸,巨大的浪花冲向了天际,开始对着陆地扑了过来。

    这恐怖的一幕幕让所有的忍者都慌了神,死亡的威胁已经在他们的身上笼罩。

    哪怕是月球爆炸的那一次,都没有如此可怕的景象,但是此时此刻的一切,都仿佛颠覆了他们的想象,他们正身处在末日之中!

    无数的忍者陷入到了绝望之中,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景象,这已经不是战斗了,这根本就是在毁灭一切。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阴阳忽然出现了天空之中,面对如此恐怖的天灾他只是淡淡的摇了摇头,随后他抬起了一只手。

    浩瀚的查克拉迅速的涌动,天际将仿佛穿了来神圣的音符,伴随着这股浩瀚的查克拉不断的扩散,整个世界一切的灾害就好像停止了下来。

    它们被凝固在了半空,它们被停滞在了迸发的边缘,它们没有办法继续对整个忍界造成危害!

    人影缓缓转过头,露出他的面容,他就是大筒木羽衣。

    只是此时,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不满,他的目光停留在了远处宇智波启和大筒木一式身上,好半天他才无奈的摇了摇头。

    “宇智波启这个家伙,也真是,虽然是好心,但是他却也差点毁了整个忍界。”

    大筒木羽衣何尝看不出来,宇智波启的打算是什么,但是打算得再好事与愿违时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惨痛无比的。

    不过他也清楚,宇智波启这小子敢这样做,目的其实也非常的明确,那就是他本就抱着想要自己出手的打算吧?

    毕竟这个小子,是真的不会随意做出一个决定,哪怕在随机应变他也会把一切的东西考虑进去。

    “不过,也无所谓了,似乎母亲那边已经被处理好了,而且严格说起来我也不算出手啊。”

    大筒木羽衣默默的想到,随后他的目光就彻底注视在了宇智波启和大筒木一式的身上,这两人显然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了!

    “真没想到,居然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

    来到忍界之中,时间的流逝顿时成为大筒木一式最大的敌人,他已经感受到了自己的生命正在疯狂的逝去。

    宇智波启之前设置时间结界,在他看来是在有些傻,但是此时此刻他也算是明白了过来,这个家伙是担心这个世界被他们打得支离破碎。

    牵挂和感情,这种东西在一式看来是最没有用的东西,感情的存在只会让人变得脆弱。

    假如宇智波启是在忍界之中和自己战斗,那么恐怕自己熬不过这个家伙。

    但是相对的,自己想要在这个世界疯狂的杀戮,甚至秘密的留下一个楔也不是不可能。

    宇智波启做的决断没有错,但是也没有完全正确。

    这个问题是一个极度复杂的东西,一式不去考虑也不会考虑,他的战斗还没有完成呢。

    尤其,他还察觉到了一个家伙的存在。

    “是那个家伙,帮你解决楔的问题的吗?”一式凝视着那个身影,声音低沉的问道:“那个家伙,就是一直站在你身后的人?也是一个大筒木?”

    “算是,但也不算是。”宇智波启淡淡的摇了摇头:“他帮我在最初的阶段封印了你的意识,让我能够不需要担忧你对我造成的伤害。不过之后都是我自己完成的,但我不会否认他对我的帮助。”

    “你的力量很诡异,真的很诡异。”大筒木一式摇了摇头,他的目光凝视着宇智波启。

    “在我的认知里,你的力量绝对低于我,而且是毫无反抗,被碾压到底的程度。

    但是很诡异的是,你明明力量等级只是如此,但是却依靠着战斗的经验,战时的反应速度。

    还有那诡异的对力量的操控,和我打到了这样的程度,我真的很疑惑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大筒木一式真的很疑惑,这也是他一直没想明白的一件事。

    宇智波启强吗?

    强,相对于其他种族而言,这个家伙已经是超越了一个次元的存在。

    但是对于大筒木而言,这个家伙也不算强。

    从查克拉的强度、数量而言,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成年大筒木合格的标准而已。

    这样的标准对于一式、桃式、金式,乃至辈分相对较低的浦式都是弱的不行的存在。

    但是这个家伙,但是这个家伙却凭借着这样的力量,做到这样的程度,真的让人难以置信。

    他战胜了桃式,甚至是吞噬金式的桃式,就连楔都没有让桃式留下来,就这样彻底的被消灭掉。

    而且现在,他更是将自己拖入到了一个绝境,一个他从未想过的绝境之中。

    一式不理解,也无法理解,这个家伙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步的。

    “力量吗?”宇智波启歪了歪头,随后他又叹息的摇了摇头:“力量从来不是单一的,施展的经验,对力量的控制,这才是我认为的合格的战斗力。

    我承认你们很强,强到我无法想象的地步。

    但是你们就是因为太强了,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合适的对手,因此你们对于自身力量的掌控弱得难以想象。

    但我不同,我从七岁开始就上了战场,而且忍界从来都不是一个平静的地方。

    战争、地方争端,还有各种危险的任务,都让我们时时刻刻都在积累着战斗的经验。

    除此之外,你觉得你拥有了力量,就真的等于你掌握了力量吗?

    不,力量的本质是什么,你们没有搞懂。

    甚至,更深层次的感悟这些力量的来源,了解这个自然的一切,你们也从来没有做过。

    你们太强了,强到你们太骄傲了,所以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

    或许是战斗真的要结束了,宇智波启难得废话了几句,而他的话也让大筒木一式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战斗的经验积累,对力量的掌控,还有那感悟自然的规律,这些事情他真的从来都没有涉足。

    但是一式到底是一个聪明人,他很快就想到了什么。

    他们能操控空间,但是他们从来没有仔细去了解空间,因此他们对空间的掌握基本都是依靠着熟练度,来慢慢的提升。

    他们可以简单的操控时间,但是他们根本没有去理解时间的真谛,因此面对宇智波启这种天生操控时间的人,他们根本没有多少抵抗的余地。

    就连最基础的,他们所使用的力量查克拉,到底算是什么样的力量,他们也没有仔细去研究和感悟过。

    他们只知道通过吞噬生命,依靠着十尾缔造出的查克拉来增强自己,却从来没有进行过有效而正确的思考。

    不完整的了解查克拉,如何最有效,最简约和最快捷的使用这些力量呢?

    想明白了这些东西后,大筒木一式忽然发出了一声轻叹。

    他感觉,自己好像走进了一个巨大的误区。

    他想吞噬整个宇宙所有的生命,让自己变成整个世界的主宰。

    但是吞噬生命得到的加强,真的有那么力量吗?

    他根本就没有掌握力量的真谛,也根本不了解自然的规律啊。

    “我想,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差异了。”一式缓缓的注视着宇智波启,忽然他露出了一抹笑容:“刚才我在思考,为什么你不出手偷袭?这不是你们忍者,最常用的伎俩吗?”

    “因为没有那个必要。”宇智波启轻轻摇了摇头:“你的生命已经不多了,你的结局已经注定,我为什么要多多此一举呢?”

    “也是,我发现我走错路了啊。”一式轻笑了一声,随后他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既然你知道我的生命不多了,那么就用你最强的招式吧。”

    “嗯?”宇智波启愣了一下,他有些没有搞懂大筒木一式的意思。

    然而大筒木一式也没有任何解释的欲望,他体内的查克拉疯狂的开始涌动,顷刻间天地变色,毁灭的气息蔓延整个世界。

    这个家伙的时间不多了,看上去他打算彻底的背水一战了。

    见到这一幕,宇智波启眉头微微皱起,不过很快他的神色就变得严肃了起来。

    这个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宇智波启不知道,但是他的做法仿佛在诉说,他是想彻底拉着整个宇宙陪葬!

    微微呼了口气,宇智波启体内的查克拉也疯狂的涌动了起来,随后他更是用自己右眼的力量让自己恢复了不少。

    “既然你想尝试一下我最强的一招,那么我也不会让你失望。”宇智波启平静的说道:“正常来说,这一招我并不想使用,因为它的机动性让我很难攻击到目标,不过现在......”

    说道这里,宇智波启的身上骤然出现了黑色的查克拉,然而只是片刻这股查克拉开始迅速的拔高并且扩散!

    充满毁灭性的查克拉自他身上传出,随后一个人型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伴随着查克拉的不断涌入,这个人型查克拉巨人顿时涨大,并仍在不停的变化。

    查克拉凝固,形成盔甲覆盖其上,漆黑的忍刀出现它的腰间。

    它面貌也变得无比清晰,就仿佛是神庙中的罗刹,狰狞而恐怖,使人望上一眼就心生恐怖。

    宇智波启浮现在这尊巨人头顶出的能量晶壁中,他的查克拉依旧在供应,一直没有停下来过,而这尊巨人依旧在不断的成长和变化。

    “是时候了.....”

    宇智波启轻声呢喃道,随后他更是结了一个印,只是刹那,那隐藏在巨人体内的,被宇智波启凝聚而成堪比十尾查克拉迅速涌动了出来!

    两者不断的结合,不断的交融,伴随着须佐能乎不断的壮大和变化,最终他们彻底凝聚。

    一尊兼具毁灭与创造的,宛如神祇的巨人出现世人的眼中,这是属于宇智波启的最终须佐能乎!

    一式看着这一幕,也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后他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灿烂了起来。

    这才是他所期待的,这才是他所渴望的!

    “来吧,宇智波启!”一式大声的笑道:“让我看看,你这个家伙最强的力量,到底能达到什么层次!”

    “嗯,我明白。”

    宇智波启淡漠的点了点头,他也是第一次使用这样的力量,但是这种力量他完全不陌生。

    微微操控着这最终须佐能乎抬起手来,忍刀已经被握在手中,他的双眼已经开始转动了起来。

    被他凝聚而成,属于他自己的血继网罗开始跃动,与此同时须佐能乎内十尾的力量也开始迸发。

    当两者彻底的结合在一起,他双眼的力量也已经达到了极致,而这一切也完全汇聚到了他的刀刃上。

    刀刃在这一刻变得漆黑,隐藏在其中的黑炎也变得暴躁了起来,而宇智波启淡漠的看着一式,随后狠狠的挥动了忍刀。

    “神·光阴斩!”

    .......

    三年后,木叶村内,鸣人正在快速的朝着宇智波一族的族地跑去。

    已经十九岁的鸣人现在心情格外的高兴,因为今天可是一个无比隆重的日子——木叶村的第六代火影宇智波启,即将在今日结婚!

    三年前的大战,整个世界的所有人都还记忆犹新,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忘记那一场空前的大战,没办法忘记那恐怖的战斗力,更没有办法忘记宇智波启最后那一刀。

    &     ‘神·光阴斩’,这个名字彻底铭记在了所有忍者的脑海中,也让整个世界的忍者知晓,这位来自木叶的警卫部部长,代理火影大人,宇智波一族的核心成员到底是多么的恐怖。

    ‘人间之神’这个称呼,彻底成为了宇智波启独有的称号。

    而这个称号堪比六道仙人,他是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人!

    三年前,伴随着宇智波启那绝世的一刀,世界仿佛陷入到了无尽的时间轮回中,所有人亲眼见证了世界的崩塌,又亲眼见证时间的重塑。

    然而这一切仿佛只是一个开始,却没有结局一般。

    但是当一颗巨树出现,这一切似乎才得以平息下来,所有人才得以从这无尽的时间轮转中逃离。

    没有人会责怪宇智波启,不是因为他的实力太强没有人敢质疑,而是大家都知道他的做法实际是在保护整个世界而已——虽然有些用力过猛了。

    当一切都结束后,整个忍者时代也进入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和平时期。

    忍者联军没有被解散,忍界联盟也得意被保存了下来,因为这五大国的影们都清楚,这样的和平才是他们所追求的,这才是他们心目中的忍界!

    何况,他们也还有一个难以想象的敌人,这些敌人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没有人知道。

    可是未雨绸缪是他们必须做的事情,无论是为了当代,还是为了他们的后人,他们都必须做些什么。

    因此整个忍界都变成了一个相对团结的联盟,各个国家和村子虽然依旧保持着独立性,但是他们之间的交流与合作,互补与资源分配都得到了满足。

    同样波风水门这些影,对于忍界联盟的制度进行最大程度的修改,尽可能的达到各方的平衡。

    并且,他还在宇智波启的提示下,出台了一个没有任何人会反对的提议——联盟的最高执行者必须卸任在此之前的一切的职务。

    除此之外这个执行者只能做五年,想要连任就要参与选举,得到忍界最大的支持。

    制度规章这一块,所有影和他们的幕僚们已经规划的非常的好了,完全可以说是一个能照顾到各个方面的措施了。

    而第一任的执行者,就是波风水门,因此他必须要卸任火影的职务,宇智波启哪怕在不愿意也只能成为第六代火影。

    这是木叶的一个巨大突破,一个宇智波成为了火影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情!

    但是对于木叶,乃至整个忍界来说,他们除了无比羡慕木叶出现了这样一个影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想法了。

    “佐助!”鸣人跑到宇智波一族后,立刻发现了佐助的身影,他不由得大声喊道:“这里,这里。”

    “吵死了,真是的。”佐助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他和自己的哥哥打了一声招呼就走了过去:“干嘛,怎么那么快就过来了?”

    “今天可是启大叔结婚,我能不来早一点吗?”鸣人笑哈哈的说道,完全没有一点高手的架势。

    “可是你也来的太早了,现在才几点?”佐助无奈的说道:“算了,懒得理你这个白痴,我要去巡逻了。”

    说着,佐助转身就要离开,自从宇智波启当上了火影,卡卡西就兼任了他的政治顾问,与此同时他还卸任了警卫部的部长,让暂时坐上了这个位置。

    只是暂时,因为还没有推选出新的警卫部部长之前,曾经有过部长经历的他成为了最好的选择。

    不过富岳这个家伙还是有些私心的,他更希望警卫部一直在宇智波的手里,哪怕要参与选拔,他也不打算放弃。

    因此他正在着重的培养佐助,他希望佐助来接替这个位置,而宇智波一族族长的位置他也在培养鼬。

    他有两个孩子,他希望自己这两个孩子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所以现在佐助的事情可就多了,卡卡西离开后第七班虽然保留着番号,但是基本上也算是解散了。

    而他没有任何休息的时间,不但要学习各种各样的东西,还要从最基础的巡逻开始。

    他其实也知道自己老爹的想法,但是他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即便这一次的老爹被选拔替代,接任者会是四大队长中的一员,可是自己未来不是一样还有着机会吗?

    如果能接替启大人的位置,这对于佐助而言也是极好的!

    “喂喂喂,别着急啊。”鸣人看到佐助要走,不由得快速追了上去:“今天休息一下吧,难得我不需要带学生,而鹿丸他们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做准备,你要是走了我不是太无聊了。”

    “你可以去找凯老师,他每天都在训练,你可以跟着一起。”佐助根本没有理会鸣人,继续向前走去。

    三年的时间,实在改变了太多的东西了。

    因为没有十尾那一炮毁了整个指挥部,鹿久等人依旧还活着,不过他们也在为自己的后代们铺路了。

    职务传承这种东西,在木叶是没有市场的,因此他们只能让自己的继承人变得更加的优秀才行。

    鹿丸现在已经进入政务部了工作了,井野、牙、还有香磷被特招进了感知班学习,志乃进入到了暗部中,雏田则进入了医疗部学习。

    也就是说,现在只有鸣人成为了带队上忍,同样还保留着满员编制的小队只剩下阿凯他们了。

    三年前阿凯拼死一搏,打算为鸣人制造机会,可是那时候羽村的出现阻止了这一切。

    他凝固了阿凯的时间,等到宇智波启将一切都解决后,他就将凝固的阿凯丢到了他的面前,而宇智波启也使用了‘时之溯’将阿凯给还原了过来。

    他没有像原著一样出现巨大的损伤,他依旧是一个强大的忍者,而现在他真带着他的班每天修行,并且每天都去做各种各样的任务呢。

    “不要,我才不要!”

    鸣人内心非常尊重阿凯,可是一想到那浓眉,还有那一身绿色的紧身衣,他就立刻摇了摇头。

    不过佐助好像根本没有理他的意思,直接转身就离开,这让鸣人立刻着急的追了上去。

    “你干什么?我说了我有事,你这个白痴不要缠着我。”

    “我跟你一起去巡逻,怎么样?”

    “不怎么样,离我远一点!”

    “不要,我们一起吧!”

    ......

    月球之上,大筒木辉夜看着下方的忍者,心思百转千头。

    三年前的战斗,她至今都还记得,当她将所有人带出了天之御中后,整个忍界的一切都让她有些发懵。

    那无尽时间的流转,还有那浩瀚的查克拉荡漾天地,这顿时让她知道整个世界恐怕已经要被毁灭了。

    而也就在那时,羽村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看着自己儿子那苍老的面容,辉夜姬也不由得叹息。

    羽衣在这时也没有说太多,但是一声母亲也让她知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那时候羽衣请求她出手,她没有选择拒绝,因为她知道这个世界对她。对她的儿子到底有多重要。

    而且也只有她能够让整个世界恢复平静,她可是掌握着十尾的力量啊!

    “母亲。”就在辉夜姬回忆着三年的一切时,一个声音在她的身后响起。

    辉夜姬没有回头,她也知道到底是谁来了,月球上这片区域暂时只有他们三人居住,他们一家三人。

    “你什么时候把你的样子改变一下,羽衣。”辉夜平静的说道:“你的样子太老了,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后辈,反而像是我的长辈。”

    “习惯了,毕竟我也是千年前的人物了。”羽衣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还有,因陀罗和阿修罗我已经找到了,也是时候让他们回来了。”

    “这件事是你的事情,不是我的。”辉夜姬摇了摇头,她好像根本不在意这件事一样。

    不过她那边的柔软的目光证明,她还是记得也还是挂念着两个孩子,他们的一生遇到的磨难可比想象中的还要大很多啊。

    羽衣虽然看不到辉夜的面容,但是也猜得到自己的母亲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不然当时她也不会将黑绝交给宇智波启那个小子。

    摇了摇头,他缓缓走到了辉夜的身边,目光一样凝视着不远处那湛蓝的星球。

    “要不要回去看看?”他轻声问道:“三年了,忍界应该也全部修复好了,我想我们回去看看也正是时候了。”

    “回去看看吗?”辉夜轻声呢喃了一声:“还能找得到,千年前我们居住的地方吗?”

    “我还记得在哪里,但是想要让那变成我们的故居,恐怕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

    羽衣无奈的笑着说道:“那是火之国的地盘,似乎那里也变成了一个城镇。

    既然已经是他们的了,我们还是不要抢了。

    不过,如果想要找一个合适的,环境好的地方,忍界还是有很多的。”

    辉夜没有说话,仿佛是陷入到了回忆之中,良久她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这件事。

    “等你把因陀罗还有阿修罗都唤醒了,我们一起回去吧。千年的岁月虽然过去了,可是很多东西不是那么容易被抹除的。”

    “是啊,那里才是我们的诞生地,回去也好一些。”

    ......

    “这样不行!这个方案绝对不能通过!”

    “可是这样是对所有人都有好处的!”

    在铁之国内的一个庞大建筑物中,波风水门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两个不断的争吵的家伙,最终只能幽幽的叹了口气。

    铁之国是忍界之中最特殊的一个国度,因为它的地理位置可以算是除了火之国外,最特近其他所有国家的地方。

    而且铁之国一直都传承着武士的特性,在这里没有忍村机构,而且铁之国长期的外交政策也算是中立。

    因此在四次忍界大战结束后,忍者联盟总部的位置也设立在了这里。

    大概是因为这个总部的设立,原本他们所选的地方只是一片茂森的森林,但是现在却也成为了一座规模不错的城市了。

    在波风水门面前争吵的,是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间这两人!

    他们两人因为一个提案大声争吵,已经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

    三年前,当辉夜姬释放了神树镇压了整个世界暴动的查克拉后,她也将宇智波斑给释放了出来。

    其实这一位给忍界带来了如此多痛苦,如此多灾难的人是要受到审判的。

    宇智波斑本人也抱着这样的想法,尤其是宇智波启将黑绝控制丢在了他的面前后,他早就有了想死的心了。

    不过宇智波启阻拦了他,并且告诉了他,他现在还需要救赎。

    “虽然忍界暂时和平了,但是我想你也见识到了,忍界还有一群敌人,一群难以想象的敌人在伺机而动。

    你有这样的实力,如果死了实在太可惜了。

    我不会让你死,我会让你用你的余生去救赎,去救赎这一切!

    活着,然后提升自己,去对抗那些会给忍界带来危害的人!”

    宇智波启的话刺透了宇智波斑的内心,而他也最终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那就是活下去,在见证这个已经彻底和平的忍界同时,也要付出自己的一切来对抗那些该死的入侵者。

    就这样宇智波斑活了下来,而在此之后,那传说中的六道仙人也出现了。

    六道仙人没有做太多的事情,他只是询问宇智波启要了一双眼睛,随后他通过自己的力量映照了月球,让月球倒影成了轮回眼的样子,并且施展了轮回天生之术。

    这个术让所有在这一次战斗中,或者因为余波而被杀死的人全体复活。

    无论是秽土转生的人,还是平民、忍者,都在轮回转生的光辉中彻底苏醒,又或者彻底复活。

    可以说这个家伙的这一手操作,直接让整个忍界都恢复了元气,这也是宇智波启没有料想到的。

    不过这些人的处理方案也很简单,毕竟他们能被大蛇丸选择,生前基本也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家伙,他们的复活对于整个忍界还是有好处的。

    就比如这个新建立的忍界联盟,有这些家伙的加入可好上太多了。

    “好了,我说你们两个老古董能不能不要吵了?”就在这时,一直坐在一旁的带土不满的敲了敲桌子:“注意时间,晚点我们还要回木叶,今天可是启结婚的日子,我可不想因为你们两个搞的我迟到了!”

    “你这小子闭嘴!”宇智波斑不满的说道:“这个提案本来就有问题,怎么可以轻易执行?”

    “怎么有问题了?”千手柱间也同样很不满:“明明是你自己观念有问题,你这个家伙真是烦人!”

    带土见状也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三年前当一切都结束后,他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他虽然被太近了医疗部,但是他想拒绝治疗,让自己进入净土去被琳。

    然而让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治疗他的忍者居然就是琳!

    这一幕让带土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完全没有想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是当琳带着笑意诉说了一切后,带土再也没有了去净土的想法。

    水门老师,卡卡西,还有琳....

    如此美好的世界他可不愿意离开,这才是他梦想中的世界啊。

    “不过这两个家伙活过来干什么?

    我都有一天没见到琳了,他们在吵下去,且不说要迟到,恐怕我今天也要见不到琳了....

    六道仙人啊,你干嘛复活这两个白痴?”

    ......

    木叶的火影岩上,宇智波启和日向绫站在上面,他们脚下的是属于宇智波启的火影雕像。

    天边的夕阳在他们身上洒下了一层余晖,远远望去宛如金色的神人。

    不远处,木叶忍者和村名们正热火朝天的忙着举办这一次的婚礼,而日向一族的人则到处在寻找着日向绫的踪迹。

    结婚前,新郎和新娘都要自己的规矩,但是日向绫从来不是一个特别愿意遵守规矩的人。

    但是很可惜,日向一族的人根本看不到他们,实际上只要他们愿意,也没有人能看得到他们。

    “真感觉,一切宛如梦幻啊。”宇智波启看着神情有些迷离日向绫,不由得轻声说道:“那么多年,我们也算走到一起了。”

    “其实,我们早就走到了一起,不是吗?”日向绫转过脸来对着启笑了笑。

    笑容中少了几分昔日的精明和清冷,多了几分柔弱和妩媚。

    宇智波启点了点头,确实,如果按当年分班的话,他们确实早就走到了一起。

    那么多年来,他们从对立到合作,从相互怀疑到相互信任,最后成为恋人甚至要成为夫妻,这一路走来到底有多少的忐忑,到底有多少的艰辛,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夕阳的余光是如此的轻柔,宇智波启抬起手温柔了抚过她柔顺的头发,而日向绫也没有闪躲,这一切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

    “你看那。”过了一会儿,日向绫忽然指了指风之国的方向,她轻声笑道:“我们的雕像建立好了。”

    宇智波启没有转头,而他身前的空间却忽然发生了折叠,他眼前的景象变成了河之国内。

    在河之国与风之国交汇的边界,那里竖立着三尊高达几十米的巨大雕像,十几个工匠在忙碌的在上面进行最后的经历,那三尊雕像分别是宇智波启、日向绫还有今井健太。

    “对啊,是我们。”宇智波启露出了一抹笑容:“虽然我觉得很违和,毕竟雕像一般都是用来纪念已故的人,但是他们的热情,我可真没有办法阻挡。”

    “实际上,我们都没有必要阻挡不是吗?”日向绫轻声笑道,她把脸靠近了宇智波启:“毕竟你是人间之神呢。”

    “但我也是一个倒霉蛋啊。”宇智波启也笑了起来,他双手捧住了日向绫的脸:“一个幸福的倒霉蛋.....”

    说完,他的脸就印了过去,在夕阳的余晖下他们彻底贴在了一起.....

    .....

    “喂喂喂,我就知道你们在这里,还搞什么空间折叠....额.....”

    今井健太打破了空间的壁垒,走进到了宇智波启他们所在空间的范围之内,只是他话还没有说完就彻底愣住了。

    随后他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头:“那个,一乐拉面店打折了,我们.....

    赶紧去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      推荐本书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加入书签    下一章